?
當前位置: 刀塔自走棋吧 > 免費資料 > 寫作技巧 > > | 實習報告 | 開題報告 | 寫作技巧 | 任務書 | 謝詞致謝 | 答辯資料 | 調查問卷 | 參考文獻 | 免費論文

蘇聯解體的真正原因(后期)

更新時間:2018-12-11來源:刀塔自走棋吧 www.ryxps.icu 責任編輯:三億論文網

刀塔自走棋吧 www.ryxps.icu  蘇聯后期意識形態混亂現象的出現及發展

蘇聯后期,國家的意識形態已并非人們所想象的那樣堅固。隨著戈爾巴喬夫改革的逐漸開展,蘇聯意識形態領域出現了混亂現象,并愈演愈烈,而這主要是三方面因素相互作用和共同作用的結果。一是戈爾巴喬夫本身的改革,二是美國及西方長期以來的和平演變,三是蘇聯地方民族主義的滋長。

第一,從戈氏改革本身來說。戈爾巴喬夫為推行其改革,提出了一系列新的主張和口號,諸如“公開性”、“意見多元化”、“歷史沒有盲點”、“全人類的價值高于一切”、“人道的民主的社會主義”等等,并發表了闡述其改革思想的專著—《改革與新思維》。雖然這一切都是戈爾巴喬夫對當時蘇聯所產生的問題的一種思考所得出的認識,刀塔自走棋吧 www.ryxps.icu并把他們上升為改革的指導理論。但他沒有想到的是。這些理論究竟能不能解決好蘇聯當時的問題。而后來的事實證明,這些理論及圍繞這些理論所實施的改革確實失敗了。“意見多元化”不能是沒有對象的多元意見,每一位公民都有發表言論的自由,但這種自由永遠都是相對的,從來就沒有絕對的自由,我們很難想象的是一個本身反對這個國家的人會提出對這個國家建設與發展的有益意見。也就是說,面對“意見多元化”,當時的蘇聯上層尤其是戈爾巴喬夫沒有警惕到潛在的威脅,以至反被一批投機分子所利用喊出了“多黨制”的口號,以取締蘇共的執政地位,而后來的事情發展是到了1990年3月,在蘇聯的人民代表大會上正式刪除了蘇共作為蘇聯社會主義事業領導者的憲法條款,在同年7月,蘇共二十八大上,又正式宣布蘇聯將實行新的多黨制、議會制,這無疑是一步步將蘇共推進歷史的垃圾箱。再如“歷史沒有盲點”這一論斷,它本身就是不科學的。歷史永遠都是有盲點的,這個盲點有可能是不可抗拒的因素,也可能是當時社會歷史條件的因素,也可能是人為因素等等造成的。戈爾巴喬夫在沒有深入認識這一點的情況下,就冒然鼓動社會對蘇聯歷史以往不光彩的一面大加抨擊,以達到他推進改革的目的。但這個過程中,他顯然高估了自己對于社會輿論的掌控力,以致后來一發不可收拾,丑化蘇共、丑化列寧等革命領袖的現象與行為成為了標榜民主與改革的不正常的價值取向。所以當列寧格勒技術學院女教師妮娜·安德列耶娃在《蘇維埃俄羅斯報》上發表《我不能放棄原則》的信的時候,竟成了眾矢之的。而對“全人類價值”的提倡,我認為本身沒有問題。但有問題的是,很多人似乎總是將“全人類價值”和“社會主義”對立起來,總給人一種感覺,好像社會主義就不能體現人類價值一樣。其實馬克思恩格斯在創立社會主義理論的時候不就是奔著解放全世界被壓迫的人民去的嗎?怎么到了戈氏改革的時候,社會主義就跟人類價值搭不上邊兒了呢?在這里,很明顯的,戈爾巴喬夫及與他持相同看法的人都沒能把握社會主義的本質,錯把蘇聯社會主義建設中的失誤當成社會主義的錯誤,并以“全人類的價值”為思想武器來試圖打碎“社會主義”,但社會主義從來就沒有站在人類價值的對立面,所以最終他只是搞垮了自己,糊弄了人民。

任何一個政權的垮臺,首先都是他自身內部出了問題。戈氏改革中一些不恰當的理論和口號混亂了蘇聯國家意識形態,在蘇共黨內、蘇聯人民中間造成了思想的極度混亂,“蘇聯意識形態全面崩潰的政治原因是,以戈爾巴喬夫為首的蘇共中央自身指導思想混亂,并把意識形態的領導權交給對馬列主義和社會主義動搖和背叛的投機分子手中。”[馬巖:《意識形態與蘇聯解體》載《馬克思主義研究》,1997年5月20日。]這種意識形態上的混亂將會影響和表現在社會的各個方面。也許自始至終戈爾巴喬夫都沒有弄明白的是,一個社會和國家可以有不同的聲音,但權威卻總是必要的。

第二,從美國及西方長期的和平演變來說。美國及西方對蘇聯的和平演變,從二戰還沒有徹底結束的時候就已經在密謀了,美國前中央情報局局長杜勒斯在1945年初有過這樣的講話,“戰爭將結束,不管怎么說,一切都會得到解決,一切都會安排好。而我們將把我們所擁有的一切,所有的黃金,全部的物質援助或資金用于對人們的愚弄和哄騙。人們的頭腦和意識是可以改變的。在播種了混亂的地方,我們可以悄悄地用杜撰的價值觀將那里人們的價值觀取而代之,并迫使他們相信。怎么做?我們可以在俄羅斯尋找與我們觀點一致的人。尋找可以幫助我們的人和盟友。一步一步地,這個地球上最難馴服的人民死亡的規模巨大的悲劇,它的自我意識的徹底和不可逆轉的衰敗將會發生……所以,我們將一代接一代地動搖他們……我們將從兒童入手,少年著手,將永遠把希望寄托在青年身上,瓦解他們,促使他們蛻化,讓他們精神墮落。我們要把他們變成我們的利益代理人,變成自由世界的世界主義者。這就是我們要做的。”[轉引自李慎明主編:《歷史在這里沉思–蘇聯解體20周年祭》,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1年9月,第277頁《從美國戰勝蘇聯的“其他方式”看外因對蘇聯解體的影響》馬維先。]美國及西方對蘇聯的和平演變并不是一時的政策,而是自1945年以來直到今天,仍然在進行著的外交戰略,蘇聯的垮臺就離不開和平演變的“功勞”。1947年,“美國之聲”開始用俄語廣播。1953年,美國國會批準建立了美國新聞署,其主要任務就是同共產主義進行新聞戰。而從1960–1980年20年間,美國新聞署在世界129個國家設立了214個辦事處,這一系列強大的意識形態攻勢在不斷侵襲著蘇聯人的頭腦。“蘇維埃國家有效的思想宣傳工作受阻,宣傳機器無法捍衛社會主義的成就并揭露資本主義的缺陷。在戈爾巴喬夫、雅科夫列夫、謝瓦爾德納澤實際上背叛了社會主義思想的情況下,蘇聯輸掉了新聞宣傳戰、信息心理戰,在很大程度上是這種情況導致了其毀滅”。[李慎明主編:《歷史在這里沉思–蘇聯解體20周年祭》,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1年9月,第24頁《摧毀蘇聯的原因:俄羅斯進行的爭論及一些結論》德·格·諾維科夫(俄)。]“蘇聯解體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最終在美國意識形態進攻面前敗下陣來,卻是一個無法回避的事實。”[張宏毅:《美國對蘇政策中意識形態因素及其在蘇聯解體過程中的作用》載《世界歷史》,2008年8月15日。]可以說,在與美國及西方的新聞信息戰中,蘇聯完全被壓制,當它本身還夠強大的時候能頂住這樣的攻勢,可當它內部出現問題的時候,西方的和平演變就只能是風助火勢了。

第三,從蘇聯地方民族主義的滋長來說。蘇聯,全稱“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1922年由俄羅斯聯邦、白俄羅斯聯邦、烏克蘭和外高加索聯邦等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合并而來,其后1940年波羅的海的三國也被吸收進來。所以我們若以統一時間來看的話,蘇聯的存在時間是很短的,而在歷史上蘇聯的所有加盟共和國也并沒有出現過統一的國家歷史。在蘇聯建立之初,其憲法第四條就明確規定:“蘇聯的國家結構形式是聯邦制,各加盟共和國是主權國家,享有自由退出聯盟的權力。”也就是說,蘇聯的各個加盟共和國都是主權國家,憲法上賦予它們自由退出蘇聯的權力,而蘇聯又之所以能保持過統一,主要是在于蘇聯共產黨的高度統一,而并非是各個加盟共和國的緊密,各加盟共和國的共產黨對蘇共中央惟命是從 。但自戈爾巴喬夫改革開始,蘇共的執政地位不斷被削弱,直至成為一個參政黨。這樣就帶來了兩種情況,一是地方共產黨對蘇共中央不再百依百順,而著重于自身實際;二是地方共產黨遭到民族主義分子的打壓,力量不斷被削弱,并最終丟掉了地方權力。這兩種情況都使得地方對于中央的離心力傾向不斷增長,地方民族主義分子又故意夸大蘇聯社會主義建設中對民族問題和民族關系處理不當的一面,并積極丑化蘇共、宣揚蘇聯社會主義陰暗面,以達到擺脫蘇共中央控制,掌握地方實權的目的。從意識形態來講,就是用民族主義來麻痹人民,將民族主義同社會主義對立起來,使人們在思想認識上產生混亂。這種地方民族主義力量的滋長在一開始并沒有受到蘇共領導重視,以致后來釀成了不可挽回的大禍。對此前蘇聯領導人利加喬夫也坦言:“非常遺憾,我們忽視了人民、黨和國家的歷史教訓,停止了與資產階級和民族分裂主義作斗爭。戈爾巴喬夫任總書記職位時最后也承認了這一點。在各共和國內,特別是在20世紀80年代末,民族分裂情緒發展迅速”。[李慎明主編:《蘇聯解體–二十年后的回憶與反思》,,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2年1月,第16頁。]可以說蘇聯地方民族主義力量的滋長,對蘇聯解體有著重要影響,“中央領導無力控制局面。民族自由主義者挑釁性的狂妄舉動激起了民族主義的囂張。種族沖突動搖了整個國家尤其是外高加索和中亞……民族主義力量在隨后的瓦解蘇聯過程中起到了決定性作用。”[李慎明主編:《歷史在這里沉思–蘇聯解體20周年祭》,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1年9月,第24頁《摧毀蘇聯的原因:俄羅斯進行的爭論及一些結論》德·格·諾維科夫(俄)。]

蘇聯后期,從戈爾巴喬夫改革開始,蘇聯的國家意識形態慢慢陷入了一種混亂狀態,社會主義不斷受到質疑和挑戰,地方民族主義、自由主義等日益興起,在蘇聯國內造成了嚴重的思想混亂。而戈爾巴喬夫和蘇共又未能及時對這種混亂作出強烈有效的反應,致使人們對社會主義、對共產主義、對蘇共產生了信任?;?。“人們逐漸失去了對黨和國家的信任和對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的信仰,人們的精神支柱轟然坍塌。從1989年1月到1991年1月的短短兩年內,就有290多萬蘇共黨員聲明退出黨組織,留在黨內的黨員也大都對黨失去了信任。”[李慎明主編:《歷史在這里沉思–蘇聯解體20周年祭》,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1年9月,第184頁《蘇共亡黨過程中的意識形態教訓及時代警示》朱繼東。]而戈爾巴喬夫作為蘇聯最高領導人,沒有一個堅定的立場和強硬的手腕,對當時各種反派力量一味妥協退讓,致使國內局勢愈發動蕩,統一的國家意識形態面臨著極大危險,這都對蘇聯的解體產生了巨大影響。

?